搜尋
  • 江山藝改所

「偽在地」的異質時光-Jennifer

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,時長時短,端視時光之手。


於我,是在黃昏之齡被「打工換宿」的浪潮猛推了一把才得以縮短距離,雖然晚了些,但慶幸未晚;記得投遞江山履歷時其中一段「想重拾或深化過往被時間切割的興趣,以及周遭迎面而來的新事物」,擁有時間的完整性去專注喜好之物,其難,我等了數十年,差點失之交臂,還好時間給了我不畏懼拒絕的「夠厚的臉皮」。」


看過一句話,所謂旅行就是「我來你家做你每天的尋常,你來我家也是」,不追求景點,體驗生活,是幾十年來自助旅行的隨興企求,但它永遠不可能貼近真正的在地,個人牽強的套用傅柯的「異質空間」,「真實空間(real space)和烏托邦(utopia,虛構空間)之間的移動」,那是很容易成癮的空間。


江山藝改所不同於我之前打工換宿場域,離大山大水的自然遠了些,卻靠近我在城市生活的精神領域近了些,熟悉的背包客棧氣息,多元小眾的獨立從容氛圍,看到徵人告示時就被打中了,很努力地揮手「選我、選我………」。


「新竹風」,果然名不虛傳,報到那晚一下火車及臨睡時,還能聽到呼呼風聲,隔天醒來躍躍欲試準備在工作前騎上機車先了解一下四周環境,沒想到「迎我以雨」,蝦米,新竹天氣也這麼容易「變臉」,但依舊搶著雨歇空檔從護城河騎到市政府,加上迷路的路線,漸漸能體會阿涼說「喜歡新竹」的個中細微心情。也打破既往對新竹市的刻板印像,首先加分的是市政府這棟歷史建築,很美,但冬天在裏面上班應該很冷,不過,廁所大膽的色彩及暖暖的免治馬桶,在寒冷的冬天,直接加到100分啦。


第二天抓緊無客入住前的黃昏去了高峰植物園後,推薦高峰植物園,雖小也無它處的高知名度,但就市民而言,是很好的漫步後花園,第三天接下來去了久仰大名的青青草原,新來乍到記得在入口拍個全圖,小心迷路。像貪心的小孩手拿一顆眼還看向另一顆糖,從青青草原回程途中雖已近黃昏,還是忍不住順路到沿海的紅樹林公園,這裡不能說是最美的夕陽,但靜止的海面連著大片無人踏足的沙灘,以及沙灘再往外靠近步道的巨石,沒有人潮,荒涼寂靜,那是空曠之美。



「偽在地」除了往外的動態探求,往內更有緩慢迷人的慢時光,早餐的不預期尋覓,然後是帶著「期待」心情的打掃時光;沒看錯,我用了期待兩個字,在11點所有房客都離開後,空間頓時進入繁華落盡的清寂,空氣卻隱約還滲著昨夜笑聲殘影的疲憊。


奢侈地擁有整棟三層樓無人踏足的安靜後,拿起一乾一濕兩抹布,及一支購自中央市場的稻草稈小掃帚,從6人房、4人房、客廳、冰箱、垃圾桶……順著樓梯依序往下到二樓浴廁,看著灰塵、落髮無所遁形的光亮,竟有著找到拼圖般的快樂(好變態喔),最後把待丟垃圾打結放置一旁,兩手插腰,心滿意足地站在客廳看著反射戶外陽光的明暗對比,深呼吸這短暫屬於個人獨有的成就感,

客棧再度甦醒,準備迎接不同房客不同故事,


「偽在地」當然也不能放過享受兩點到垃圾的心情,等待時,看看鄰居今天垃圾量的多寡,是那些人從巷弄跑出來,看江山室外的植物狀況,和阿涼閒聊八卦幾句,阿涼的笑臉會給力量喔。若零碎時間無法走遠,就拉大google map,看到附近有趣的地名就隨興過去,「豆腐岩」就是這麼發現的。


記得剛到江山在臉書問美食推薦,台北觀光客跟在地親戚推薦,竟然全無交集,但都去吃了,也試著自己去挖掘,例如中央市場臨西門街入口的菜包(想念ing…….)。我與江山藝改所短短兩週關於「光陰的故事」,還有很多就在手邊卻來不及體驗的遺憾,例如咖啡廳的啤酒、咖啡,輕食、甜點及那些演出活動,還有從新竹市輻射出去的其他小鎮鎖在的山巔水湄;還有,我必須承認,關於竹科,因為沒機會接觸,所以無知,初接觸竟有著劉姥姥逛大觀園的出乎意料,山、水、海、全球化的名店百貨,都在輕易可達的距離,感謝江山藝改所,讓我有機會認識新竹,算是「朋友已達,戀人未滿」,換言之,還有很大空間繼續。

5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